香乘 内容摘要

山外清 : 2023-07-29 16:06:35 254 0

明代崇祯版《香乘》


《香乘》原序


吾友周江左为《香乘》,所载天文、地理、人事、物产,囊括古今,殆尽矣。余无复可措一辞。叶《石林燕语》述:“章子厚自岭表还,言神仙升举形滞难脱,临行须焚名香百余斤以佐之。庐山有道人积香数斛,一日尽发,命弟子焚于五老峰下,默坐其傍。烟盛不相辩,忽跃起在峰顶。”言出子厚,与所谓返魂香之说皆未可深信,然诗礼所称燔柴事天、萧炳供祭、蒸享苾芬、升香椒馨,达神明、通幽隐,其来久远矣。佛有众香国,而养生炼形者亦必焚香,言岂尽诬哉?古人香臭字通谓之臭,故大学言如恶恶臭,而孟子以鼻之于臭为性,性之所欲不得而安于命。余老矣,薄命不能得致奇香,展读此乘,芳菲菲兮袭余。计人性有同好者案头各置一册,作如是鼻观否。天以香草比君子,屈宋诸君骚赋累累不绝书,则好香故余楚俗,周君维扬人,实楚产,两人譬之草木,吾臭味也。


万历戊午中秋前二日大泌山人李维桢本宁父撰


卷首,江左崇祯十四年(1641) 三月手书自序:

余好睡嗜香,性习成癖,有生之乐在兹。遁世之情弥笃,每谓霜里佩黄金者,不贵于枕上黑甜;马首拥红尘者,不乐于炉中碧篆。香之为用,大矣哉。通天集灵,祀先供圣,礼佛籍以导诚,祈仙因之升举,至返魂祛疫,辟邪飞气,功可回天,殊珍异物,累累征奇,岂惟幽窗破寂,绣阁助欢已耶。少时尝为此书,鸠集一十三卷,时欲命梓,殊欺挂漏,乃复穷搜遍辑,积有年月,通得二十八卷。嗣后,次第获睹洪颜沈叶四氏香谱,每谱卷帙寥寥,似未赅博,然又皆修合香方通半,且四氏所纂互相重复,至如幽兰木兰等赋于谱无关。经余所采,通不多则,而辩论精审,叶氏居优,其修合诸方,实有资焉。复得晦斋香谱一卷、墨娥小录香谱一卷、并全录之。计余所纂,颇亦浩繁,尚冀海底珊瑚,不辞探讨,而异迹无穷,年力有尽,乃授欹劂,布诸艺林,卅载精勤,庶几不负。更欲纂《睡旨》一书,以副初志。李先生所为序,正在一十三卷之时,今先生下世二十年,惜不得余全书,而为之快读,不胜高山仰止之思焉。


崇祯十四年岁次辛巳春三月六日书于鼎足斋 周嘉胄


卷末,江左崇祯十六年(1643) 八月跋云:

辛巳((1641))岁,诸公助刻此书,工过半矣时余存友,海上归,则梓人尽毙于疫。板寄他所,复遘祝融,成毁数奇,可胜太息。癸未秋,欲营数椽,苦赀不给甫用拮据。偶展《鹤林玉露》,得徐渊子诗云:“俸余拟办买山钱,复买端州古研砖,依旧被渠驱使在买山之事定何年。”颇嘉渊子之雅,尚乃决意移赀剞劂。因叹时贤著述,朝成暮梓,木与稿随余兹纂,历壮逾衰岁月载更,梨枣重灾,何艰易殊人太甚耶?友人慰之曰:‘事物之不齐,天定有以齐之者。’脱稿日,用书颠末云尔。是岁八月之望。香乘卷之二十八终。


崇贤馆·华藏香堂版


香乘序言


明代周嘉胄编撰《香乘》二十八卷,采摭繁富,香品香事、修合香方及赏鉴诸法,旁征博引,累累记载,为后世索据香事提供了极大的参照。
香在中国文化中有一套特定的传统,从秦汉到南北朝,从唐宋到元明清,随着丝绸之路的开通,外来香药与佛教的传入带动了蓬勃的用香文化的发展,并从精神上糅合本土道教与儒家思想,内化为中国人文精神的一部分。
和合香为中国传统香艺的根本,其由多种天然的香药香料调制而成,术之层面需要有合理的配方和严格的炮制技艺,香学承彰了圣人贤达、文人雅士的情志与素养,更是和香者的修为及意蕴的格局。
崇贤馆携手华藏香堂复刻的明崇祯版《香乘》,线装善本,墨香纸润,是传统文化呈现形式的复兴。但此版最大的意义,是我们应该站在时代的立场,基于整个中国文化精神及思想脉络的格局,通过审判香方,溯源香事,有选择性的继承,并由此引导社会对香学的探讨、实践。
对于继承我以为以礼、义、仁、智之四端人格为根本,通透坦呈、和美、意蕴之香学基本格局,秉承文化大义,归纳所在。和香之践行亦是格物致知的过程,以明昭之心,镜显万物,其阴阳泰和、周济互充而体显大道。
香之浩气与线装之书卷气相和合,蕴生了中国文化之魂魄,系地而上冲,感之百里,韵留千载。此也是我们复刻《香乘》的另一层意义所在。


名香斋华藏 甲午孟春


清代乾隆《四库全书》版


臣等谨案:

香乘二十八卷,明周嘉胄撰。嘉胄,字江左,扬州人。此书初纂于万历戊午,止一十三卷,李维桢为作序,后自病其略续辑为二十八卷,以崇祯辛巳刊成。嘉胄自为前后二序。其书凡香品五卷、佛藏诸香一卷、宫掖诸香一卷、香异一卷、香事分类二卷、香事别录二卷、香绪余一卷、法和众妙香四卷、凝合花香一卷、熏佩之香涂、传之香共一卷、香属一卷、印香方一卷、印香图一卷、晦斋香谱一卷、墨娥小录香谱一卷、猎香新谱一卷、香炉一卷、香诗香文各一卷,采摭极为繁富考。南宋以来,有洪刍、叶廷圭诸家之谱,今或传或不传,真传者亦篇帙廖廖,故周紫芝太仓米集称所征香事多在洪谱之外。嘉胄此编殚二十余年之力,凡香名品故实以及修合赏鉴诸法,无不旁征博引,一一具有始末。自有香谦以来惟陈振孙《书录解题》载有《香严三昧》十卷篇帙最富。嘉胄此集乃几于三倍之谈。香事者固莫详备于斯矣。


乾隆四十六年六月恭校上钦定四库全书[5]

标签 : 香乘
评论